焚林成烟。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18.1.4.

“你到死能有几句真话?!”

虞啸卿扯起龙文章的衣领,抬手便给了人一记虞氏耳光。

铁血师长还是认为自己被戏弄了,可他究竟不知他的这位向来不安常理出牌的团长这次竟是下了决心跺脚咬牙才敢说出方才的话吗。

龙文章捂着自己刚被赏了五百的左脸,咧嘴道:“师座知道,我去过很多地方,我们没了的地方......”

“我见过很多人,那些与师座和我同命的人,已经先我们离开的人......”

“你也骗过很多人,包括我。”虞啸卿不留情面地开口,事实上虞啸卿也没什么给龙文章情面的必要,他只是在阐述事实。

“今年初春,有风把上游惠人古渡口的虞美人种子带到了祭旗坡,虞美人就在那儿安了家。”

虞啸卿对这与自己同姓的花有些敏感,他一皱眉:“你想说什么?了当些!”

“风能把虞美人带到很多地方,但这种子却选择在祭旗坡安家,师座。”龙文章小心翼翼地贴近,手试探着攀上自家师长的肩。

“它一直没有开花,直到炮火将土地炸开,它在空气里暴露出,才开始发芽,生长......”

龙文章抬起头,凑到虞啸卿耳侧——这是虞啸卿最厌恶的,不磊落的姿势。

“现在,它开花了。”

评论(2)
热度(10)

© 焚林成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