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林成烟。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18.1.27.雪

“人又不是没见过雪,哪儿会大惊小怪,您当他是您这祭旗坡没见过世面的一窝啊?”孟烦了不解地瞧着自个团长小心翼翼地捏着雪团子为它塑型。“您这手艺连雷宝都哄不着。”
龙文章侧过身,背对着孟烦了,护金子似得护着怀里已出了些棱角的雪块。“滚滚滚!死瘸子,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他又把手里的雪块聚过头顶,透过雪块看太阳。雪块晶莹剔透的,就像他现下在想的那位。

过了好一会儿,孟烦了手都冻得半僵的时候,龙文章终于肯转回身子,他问到:“三米之内,你看我这手艺怎么样?还看得过去吧。”
孟烦了瞧着团长手中那把用雪塑成型的手枪,依稀能辩得那是把南部。“嗯,还差三分兴许能赶上人迷龙给雷宝做的小玩意儿。”他一时觉得龙文章的表情很像阿译,询问自己军容是否整洁时的阿译。

龙文章没呛回去,只把手里的雪块翻来覆去地瞧。他的手早被冻得发青,与那雪块一般温度。

“您想做什么,又给人献枪啊?小太爷找个火柴在上面划拉几笔,署您名死啦死啦?”



龙文章找到虞啸卿的时候,他的铁血师长还在细细读着上峰发来的电文。
龙文章开口打断了室内的寂静:“师座,下雪了,您没见过雪吧?”他从身后小心翼翼地拿出那块南部模样的雪块,献宝似地给虞啸卿瞧。

虞啸卿起初不屑:“我怎么没见过雪?南方虽不比北方雪大频繁......”他伸手去拿龙文章递来的南部,手上冰凉的触感使他心下一悸。
他再低头去看电文,纸上赫然变为了“攻击立止”四个大字!
他终于想起来何处不对。他突然觉得这一切不可思议,于是抬头去看龙文章。
龙文章直起身子,立得前所未有的挺拔。他开口说:“师座,西进吧,别北上。”



虞啸卿从梦中惊醒,而他旁边的张立宪则是一直没睡——他的军长在前日与共军的遭遇战中受伤,已昏迷了两日。
“军座...!您醒了。”

虞啸卿看着昏暗烛光下,张立宪不再有任何表情的那半边脸,幽幽地说:“我看到禅达下雪了。”

评论(2)
热度(13)

© 焚林成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