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林成烟。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18.2.26.

喝酒

“喝酒不喝多了那叫什么喝酒啊?”李云龙把盛满了酒的碗推给龙文章“是兄弟,干了!”

龙文章瞅着眼前的酒碗,寒毛都给竖起来,此碗虽不及禅达乡绅的海碗,却也算个湖碗。
李云龙看龙文章出神,又抓了把桌上的花生剥罢壳把花生仁填嘴里,含糊不清地:“扭捏什么?大姑娘似的。跟咱老李上酒桌的可不能是大姑娘。”


枪与故人

“云飞,在写什么?”虞啸卿见他伏案多时终于合笔,方才发问。
楚云飞才发现长官在自己身后已站立良久,忙起身为虞啸卿让出一处坐处。“大陆一位故人离世,云飞故写一悼文怀念。钧座请坐。”
虞啸卿沉默,他的手抚上自己日常佩戴的一把南部十四式。有亲随问过他为何不把这安全性极差的配枪换掉,虞啸卿也是像现在这般沉默了一阵,而后回神。“故人所赠,留个念想。”
“……节哀。虞某另有事,不多留,告辞。”
楚云飞送别上峰,又步入书房,回到方才写作的桌前。他的眼神不大好了,摘下眼镜,眼前便一片模糊。他右手在抽屉中摸索,寻找刚才取下的眼镜,却碰到了更为冰凉的一块金属,一把勃朗宁手枪。
他叹息到:“我自狂歌空度日……云龙兄啊。”

评论(4)
热度(10)

© 焚林成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