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林成烟。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18.4.22.遇

这票本应绑的是个整日在镇上摸牌九摸女人的纨绔,可没成想兄弟一众绑错了人。眼下那人被反缚双手,平日里异常整洁的戎装也满是尘污。黑娃想都不想便知,这桌上缴来的横藤与柯尔特是虞家长子从军后常佩戴的物件。
给人做工熬活时的怯懦一下子涌上心头。黑娃想,给人陪个不是放走为妥。可一转念:虞家剿共立足,且自己落草前也是明晃晃的大红。况以前听说,这虞大少爷虞啸卿——便是现下被除了枪,反缚于屋内一角的那人,是个名副其实的战争狂,若如此放他归去,自己这安稳立足之地不保不说,怕是命也难留。又想不如将其灭口而后毁尸灭迹,一了百了。可虞老爷子也曾是执掌一军的人物,了了他的长子,黑娃没这个胆。
这是被绑在西南角的大少爷突然出声。大抵是绑人时兄弟们下手重了些,人到现在才从暂时的昏厥中醒来。
黑娃没陪上笑脸——现下他也是个有田有钱的财主,虽说田与钱并非是从什么可光耀的路子得来的而是抢来的,但这些也成了他腰后的撑子,脸上的面子。
“虞连长。”除却敬称,更换上了官话,笃定的语气仿佛此番并未误绑了人,而是刻意将人请来这鸟也不做留的荒芜山头品茶。
虞啸卿不消片刻便由混沌转向清明,凭他带兵三年——如果自十七岁带乡勇击退流寇始算——的经验与直觉,他断定自己是被山匪绑了肉票。现下那匪头子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他却无意也不屑仰头细看此等人物,于是转过脑袋死盯桌上正烫着扑飞蛾子的烛火。虞连长身上可折不可曲的气势分明在讲:我死你亡,择一选来。



轴没细究,可能有续。

评论(3)
热度(8)

© 焚林成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