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林成烟。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16.3.7.不晓得为什么每天都有奇妙脑洞。

故地重游
孙权自打上小学起,就觉得自己家爹娘给自己和哥起的名字是故意的。
“策儿,权儿,回家吃饭。”以至孙权时常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有个名尚香的小妹就要把她嫁给个姓刘的。
从小学开始被人说笑的曹刘生子,初中学了《劝学》一课后被人戏称至尊,高中时《新三国》开播硬是被人喊了三年渣权,再到大学入社,负责人望着校卡上名字处孙权二字的惊异表情。人生如此,孙权认为自己身边朋友名字都是些“吕蒙”“凌统”“陆逊”这也是不足为奇的。
大学毕业,孙权去了南京。孙权祖籍长沙,他却是在富阳长大的。他从未来到过南京,或是说建业——这个他与之同名的吴大帝所建都的地方。
在车站搭了辆黑车匆匆上路。没有去梅山,而是让车停在市外的一处荒郊。
“猎虎。”奇怪的语调从口中滑出,孙权竟明白它是何意义。心中无名的焦虑也倏忽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似与迢迢星汉相邻咫尺,抬手便可揽月摘星的豪气。
突然漫上眼眶的温热,与心中无端生出的寥落。
似是与此地相识已久,相隔千载,又来代自己看一眼昔年城郭。

评论
热度(6)

© 焚林成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