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林成烟。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16.3.27

“你少在这里惺惺作态。”钟会太抬高了声调 ,还是那副傲视一切的模样。眸中的怒意似是要从眼眶中挣脱开来。像极了一只牙爪还嫩的幼虎。
明明还是个九岁的孩子。钟毓心下困惑着自己的母亲做了什么事,竟让这孩子对她恨之入骨。
钟毓正欲开口为自己辩解几句,却又被钟会那不似孩童的语气给堵了回来。
数年后钟毓在病榻上被医院消毒水味熏得昏昏欲睡,恍惚想起幼时的钟会,只觉得那时弟弟还是率真——钟会口中说出的尽是对钟毓的嘲讽。
曹魏集团大厦将倾,钟毓是因为父亲的遗嘱才留在曹魏,钟会却答应司马昭的邀请加入了晋。
“你知道吗?他们说,这叫同室操戈。”
钟会面上似是带着欣喜。他抬起手用指腹缓缓抹去兄长碑上凹出所刻下的名字上的灰尘。尘在指腹留不久。秋风就如曹丕所说的那样萧瑟,将薄尘携起,一并奔向空中。
钟会自然是欣喜的。他今晚就启程去成都商议收购季汉一事。他年未过四十却已站在人生顶峰。
“你愣着做什么?”钟会转过身望向一旁的男人。
“走吧,姜伯约。”

评论
热度(1)

© 焚林成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