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林成烟。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诗人的心思?

孙权接过侍者递上的文书。软帛上黑白参半,隐隐有来自南方湿润的风将北方似混着风沙的迷迭香送至孙权面前。烛火熹微,似窗外雨霁方升半暮斜阳。孙权抬手翻开那锦帛,无意间抖落其中半折的黄帛,墨迹隐隐若现。被润湿的迷迭香味也由此散出。
“曹二莫不是将送予姑娘的书信不慎夹里了?”转念:他九五之尊,一声令下,还有姑娘敢不从他?
诗人的想法,孙权不是很懂。
随手把黄帛放在茶盏旁,指尖沾上些腻人的香味。抬眼去瞧锦帛内容,无非是闲谈,于是兴致又回到小黄帛上。
心意并非窥他私事,这不过藏不下多少秘密。再言,若这块帛当真意义重大,这皇帝怎会对其不伤心以致落入自己手中。孙权细想一番,给自己些宽慰。“只看一眼,怕甚么?”
于是面前的迷迭香气更加浓重,展开的黄帛上寥寥几字。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孙权更加疑惑:这是看上了江东的姑娘?
诗人的心思,孙权不是很懂。

评论(1)
热度(13)
  1. 景章焚林成烟。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我也想画qwq

© 焚林成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