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林成烟。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16.4.

  钟士季可不似那与心爱相别便哭哭啼啼的姑娘。他会的是强作傲态。 “不许便罢了。”眼神冷的像黄初八年正月的雨。

  生前叫江河山川拦了半生,死后又被这小鬼所截。自己偏是要等到他。

  “瞧见这桥下的河了吗?”小鬼冲他眨眨眼嘻嘻一笑。“王说你跳下去,他便许你一个北方瘟神的职称。留我冥界,你就可等那姜维千载万世啦!”

  钟士季看了眼桥下的殷红一片,腐臭味随黏黏稠稠的翻腾扑向面鼻,令人作呕生厌。

  “只是你若跳下去,后世褒贬也就与你无关。瘟神不如轮回,永世不灭。”

  周遭有嫉妒的眼神,这般面容是钟士季再熟悉不过的。

  “不过不死不灭,不入轮回,不得超生罢了。我当是什么好差事。”
  钟士季又捏了捏掌心那块勾连龙纹玉佩。它冷冰冰的。

  钟士季背对水面仰下,暗红的血还是沾了他满面,或许有些呛入了他的鼻腔。

  望乡台上的姜维目睹了安乐公言不思蜀,看罢了天水满城盈雪,又对祁山冷月眷恋几眼,终于向奈何桥走去。他回首见到的便是那蓝衫残破的人跃下桥去。

  “钟会——!”

  钟会在岸上被小鬼扶起,身上的蓝衫被浸染成他登基称帝时应着的玄裳。
  仍是森森武库笑意不减。

  “伯约,来何迟也?”

评论
热度(2)

© 焚林成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