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林成烟。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原来

自我安慰的瞳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在修罗堕入那血红的万花筒前是如此嘲讽着那双眼睛。

原来那双眼睛拥有让世界伤痛的能力。

横刺入左肋的苦无精准无误,也许是因为这里是幻境所以它的主人才百发百中。

人的手指可以察觉极其细微的动静,况宇智波的查克拉细腻又敏感,他能轻易发现身下人在颤抖。

是怎样的幻境让修罗感到惧怕或是兴奋?几千个昼夜的不眠或是烈日暴晒下的横尸遍野?

宇智波暗暗窥探,看到幻境中的失去绝对防御的修罗蜷缩在屋顶的一角。修罗身上的衣物已被飞来的苦无划得近成褴褛,血液通过在现实中不曾出现过的伤,滑下手臂再坠落至地面。他几乎蜷缩着身子,只透过臂间缝隙盯着不远的一处。

那是一具尸体,他面上蒙着的,用作隐藏身份的遮挡物已被拿下。他致死未瞑目,嘴角还挂着微笑,像是在垂死之际为这位夺取他生命的红发死神献上最纯挚的祝福。

原来修罗也会怕痛。


幻术

那天五大国的泪水翻涌成波之国的江河,升腾作雨水,在宇智波手中千鸟的嘶鸣中带给砂隐滂沱恩泽。

五代目几乎带走了砂隐的一切。

“人柱力……”不可能,人柱力怎么可能就此消逝他极强的生命力。风影,作为风影的人怎么可能为疾病带走他的风华他的荣耀他的责任。绝对防御,与须佐能乎相当的骄傲。

“这不可能。”他竟是不信这个藏在沙漠中,边边角角都被风沙打磨得盈润的忍者村,浸透得非但只有沙砾,更多的是五代目的心血吗?

苦无在挑断胸口的每一丝肌肉,失血,缺氧,头晕目眩。天空中与阴霾形成强烈对比的亮蓝色霹雳全部归顺于千鸟,它展翅,戾鸣着卷起浑浊的黄沙。

希望这沙也曾被人柱力触摸过,这沙可能曾作为砂之铠甲紧贴着风影疲惫的身子,陪他渡过一个个不眠难寐的夜,伴着皎月。


温软

不需要什么自我批斗,人们在迈出这一步往往很容易。莫说是物质至上的当下,再将时间向前推八九十年,富户恩泽些风月桃花也是常事。

作为我爱罗的桃花之一,佐助顺手止住了情人的动作,要他坐在副驾驶。宇智波以为自己个性本就比眼前这个晕晕乎乎的砂隐继承者机敏数倍,况继承者的现下还浸在酒杯壁上残存的温软泡沫中。

人们听闻酗酒便仿佛接触毒品,他们甚至其害处,那么酗咖啡呢?苦涩又带着抹不甘心的酸味,方糖加入了,变得温和,奶精加入了,又变得缠缠绵绵,消磨的原先的模样,锋芒不再,灌进身子还是与原先一般害处。

宇智波凑近了情人的脸才发现,他脸上没有抹浓浓的烟熏妆,那是寂寞在深夜对他的逼迫。


评论
热度(7)

© 焚林成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