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林成烟。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16.4.吴江摆渡

灵感自《漓江情韵》。借梗多。


江清月近,曹丕捧起一捧江水淋在脸上。吴江常有水雾,雾气承不住这捧水的重量,纷纷下坠,曹丕眼前的雾气便散了一半,只剩下薄薄一层帷幕。
“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清亮却似含一丝沧桑的吴言,随鹦鹉的身姿一并从耳畔掠过。
“春水方生,君愿来否?”
这鹦鹉莫名的学舌让曹丕心中一凛:早听说这吴江有妖鬼勾魂摄魄一说,却没想今天被自己撞见。
曹丕是文编,见过的灵异奇事也不少,例如那位与他同名的皇帝所著的《列异传》。可那终归在纸上,如此亲身经历,还是头一次。
“一苇可以航”所言不虚。有人驭船徐徐驶来。曹丕屏气凝神望去:那人着广袖玄裳,批了件氅。氅的颜色并不鲜亮,应是个旧物。春夜露重,他肩上是否有旧疾?
“先生是品茶游江,还是对月作文?”摆渡人轻放船楫,碧眸映出江上月色所映的粼粼波光。“只是我这船,是不渡江的。”
大半夜的我哪有心思陪你浪哦?曹丕只穿了一件薄衬衫,江边寒气逼人,他忍不住搓了搓手。戏文小说里讲鬼魅无意害人,它们只想与生人近些,找人相伴罢了。
曹丕也不客气,去跃上那小舟。奇怪在舟上视野清晰:周身水面只有丝丝水波,是舟上下浮动所致。
曹丕无丝毫惧意,抬手便将摆渡人的大氅解下为自己披上。大氅手感柔软,是件未经染色的虎氅。被夺去虎氅的人也未在意,如旧友般咧嘴一笑,拾起楫来缓缓摇着。
“您贵姓?”曹丕夺了人虎氅,却见他也不见怪,有些尴尬的发问。
“免贵,姓孙。”
曹丕又望向孙先生碧色的眸子。
“你是混血?”
未待泛舟的开口,曹丕又接了下去。
“哈,姓孙,又是绿色的眼睛,你不会叫孙权吧!”他曹丕哪管得这野鬼孤魂是何姓名有何身世,只一时兴起,无聊打趣罢了。
没料想孙权却停下了手中动作,迟疑片刻后转身紧紧环住曹丕。
“你还记得。”
曹丕被这动作惊到,欲向后退。孙权呼出的气很凉,与江风无异。
“子桓。”孙权轻叹一句。
我叫曹丕,不是什么曹子桓。曹丕犹豫一下,也还唤他一声字。
“仲...仲谋?”
环在曹丕身上的双手终于放开。
“哦,不唤阿权了?”
曹丕不知如何作答。
“浪沙淘尽,江也当竭。”
二人无言,舟沿江而下。
“近岸,请回罢。”孙权没有要回虎氅。
曹丕一步一顾地回返。
那夜他的困意被江水冲洗得干净。合眼是有人落笔“此言之诚,有如大江。”耳边戈矛相击之声不绝。他不禁生疑:自己是否错过了什么。
曹丕再睁眼时,江畔春光盈溢。虎氅被渡上江旁所生迷迭的香气,他轻嗅几下。
他缓缓起身,抖落身上所沾草屑。
几步外的人群把江沿岸围地水泄不通——“呀!这好好的吴江,怎在一夜之间干了呢?”

评论(1)
热度(10)
  1. 景章焚林成烟。 转载了此文字
    我想画这个( ॑꒳ ॑ )

© 焚林成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