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林成烟。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17.12.25.

赴德留洋的虞家长子,虞啸卿,今个回本家了,虞家老爷在城中大摆宴席为儿子接风洗尘。
虞大少回来得不容易,飞机刚在南苑机场落下,便发生了小爆炸,还好乘客散的快,没有什么伤亡;少爷是走水路回湖南的,船在水上磕磕绊绊,于搁浅前先沉了一半;少爷后来乘马车回城归乡时,又遭了贼,还好他随身带着洋人先生给他防身用的柯尔特手枪,不然有没有命回家真是要看造化。
虞老爷心疼儿子,觉得这遭晦气,就请了人来作法请福。
要说这请福的,他可不是寻常人。
龙文章,十里八乡有名望的龙大法师,打能走路便随师父念词招魂,十来岁便能请雨驱旱。
法事由龙大师来做,虞老爷很是放心。而虞啸卿却是不乐意了,人自外国留洋十来年回来,学了满腹科学物理,不信所谓运势,只言这未曾谋面的龙文章,龙法师是不务正业的神棍无赖。
其实虞啸卿幼时见过随着师父念词招魂的龙法师,龙文章在随师父念词招魂时也见过虞家的小少爷虞啸卿——那时虞大少的胞弟虞慎卿还未降生,虞啸卿在虞家是比现下更为众星捧月的存在。
只是在那时,虞家小少爷只记住了还没成为大法师的龙文章口中神神道道的招魂词,而龙文章只记住了众星捧月般的虞小少爷手中所拿的糯米糍粑。

评论
热度(7)

© 焚林成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