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林成烟。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17.3.19.凝碧



#私设Gaara部分色盲。并无任何抹黑人物之意。
#毁梗。


我爱罗对于色彩的感知并不敏感,换言说明:部分色盲。

这是他在挑选出席友人婚礼所应着的礼服时意识到的。他抬手指向那件深红的衬衫,对店员讲:“那件淡绿的就好。”适时店员脸上的惊讶甚至让我爱罗以为自己忽略了某个婚礼着装禁忌。

店员不敢相信此前看来几近完美的风影居然有一丝为人所不能接受的缺陷:色盲。

我爱罗仔细思索发现着装颜色并无任何不妥后发问自己是否与浅绿不相适,店员小心地摇摇头,把衬衫取下整理毕才开口:“这件衬衫是深红色的。”并向我爱罗展示了衬衫上文字标明的颜色:深红。

我爱罗并未对此太过上心。神色自若取过衬衫向人道谢。

事实上店员并未判断错误。我爱罗天生无法分辨淡绿与深红。在他眼中,这两种颜色太相近了。

我爱罗认为对于颜色的认知有些许误差无关紧要,其一是因此他对光线明暗感知能力较强,再而,在幼时并没有人关心他眼中的世界如何。他很少对别人讲自己感知到的颜色。

却是店员脸上慌乱惊讶的神情使我爱罗感到不安,他不知道这点是否会再次引起砂隐中人对他的恐惧与孤立。

于是两天的寝食难安。

常伴在我爱罗身侧的兄长终于察觉到了自家弟弟揣着心事。二者交谈后勘九郎含笑看着我爱罗,成长得越发沉稳的弟弟也会有像孩子的一面。

“颜色不能脱离人体给予的定义。”勘九郎将泡好的热茶移至我爱罗手侧。



评论(3)
热度(4)

© 焚林成烟。 | Powered by LOFTER